新家纪迫网

首页 > 汽车 > 市场新一轮洗牌 自主品牌车企求索产能优化

市场新一轮洗牌 自主品牌车企求索产能优化

作者:匿名 热度:3315 时间:2019-10-30 08:46:34

几天前,一家银行的内部风控制检查邮件将中泰、华泰、力帆和猎豹等四家独立品牌汽车公司推到了“破产”谣言的最前沿。尽管这些汽车公司随后发表声明否认这一点,但它们确实面临严重的业务困难和流动性危机。

随着汽车市场的下滑,这四家公司并不孤单。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粗略统计,在60多个汽车品牌中,只有10个在前7个月售出了超过10万辆汽车。在新一轮市场洗牌中,一些汽车公司必然会面临产能被淘汰的痛苦。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传统汽车公司正与新车制造商联手,寻求产能利用和行业合作。然而,随着支持后者的资本繁荣在一定程度上消退,这种牵手的不确定性风险并不小。用1元收购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并背负8亿多元债务,近日透露,巴汀未能在规定时间内付款。

四家汽车公司“破产”的谣言

10月9日,平安银行泄露的一封内控检查邮件在汽车行业引起了巨大轰动。该邮件引用了一份自媒体报道称,“今年年底将有四家汽车公司进入破产程序,预计这将涉及上下游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产业链中总计约500亿元的坏账。为此,平安银行要求下属部门对现有客户涉及部分汽车公司产业链的情况进行风险调查。

平安银行回应第一财经记者(First Financial Reporters)称,其相关部门将根据宏观经济形势、行业和业务变化等信息,对现有客户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风险检查,这是一项常规的风险管理行动。

10月10日,力帆和猎豹也发表声明称上述信息不真实。中泰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已经向公安部门提交了一份报告”。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上述四家汽车公司“破产”消息的真实性值得怀疑,但由于宏观环境、市场、主观策略和运营的影响,它们确实在挣扎求生。

从整个行业来看,目前面临业务问题的汽车公司远不止上述四家。据记者粗略统计,目前60多个独立品牌中,7月份只有10个销售了10多万辆汽车,而独立品牌包括关芝、柴蔚英芝、东风风范、纳志杰、苏比、一汽森永真由美、凯瑞等。总共售出不到1万辆汽车。根据去年7月份的月平均销量,今年将有大约50个中国汽车品牌年销量不到10万辆,有些品牌甚至不到1万辆。

汽车行业是一个典型的依靠规模取胜的行业。对汽车公司来说,10万辆汽车通常是盈亏平衡点。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表示,未来可能只有四五个独立品牌能够生存。如何自救已经成为所有泰国人民面前一个痛苦的“必要问题”。

反汽车制造新势力大腿

随着汽车向“四个现代化”转变带来的电气化和智能化趋势,越来越多的资本和新生力量进入市场。传统边缘企业还有另一种自助模式,即与制造汽车的新力量合作,加快产能的消化和利用。

从2017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传统汽车公司与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联手,如江淮汽车为威来代工、海马汽车为肖鹏代工、一汽白腾、爱知与江铃携手、博骏-一汽李霞合资、长安汽车为吕赤代工等。

从容量利用和行业协作的角度来看,这种协作确实有双赢的基础。传统汽车公司拥有生产资质、现成的生产能力和训练有素的工人。它们可以尽快解决新车制造商的生产资格、生产能力和人员协调问题,有利于后者迅速占领市场。从产业角度来看,如果新老合作模式顺利进行,现有的闲置产能和利用率低的问题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变。

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往往是瘦骨嶙峋的。随着资本热潮的消退,汽车制造的新生力量正逐步涌向大规模生产和交付阶段,短板越来越明显。

逾期付款问题爆发后,北腾汽车在10月10日接受《第一财经新闻》采访时表示,“北腾和一汽李霞一直保持积极沟通,对付款相关事宜做出妥善安排。南京北腾工厂建设项目进展有序。工厂建设最终完成后,将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生产准入。”

2018年9月,上市公司一汽李霞(000927.sz)宣布,已于当年9月27日与南京知行电动车有限公司签署《产权交易合同》及补充协议。一汽李霞将其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此次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南京知行的汽车品牌是北腾。

根据本细则,巴汀需偿还一汽华利欠款8亿元,支付员工补偿金5462万元。相比之下,通过股权收购获得生产资质的马薇和天津同期支出超过10亿元。

贝特能以低价换取产能和资质的主要原因是一汽华利面临的困境。一汽华利2015年至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475万元、6535万元和4500万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收入仅为1992万元,总资产为2460万元,但负债总额达到12.09亿元。此外,从产品和市场的角度来看,一汽华利已经进入“僵尸”状态。在贝特恩的帮助下能够摆脱负担,起死回生,是一汽可以为一汽华利找到的一种相对高效的模式。

然而,在还清前两笔债务后,百腾的第三笔还款被推迟,20%债务的最终还款期限为2019年9月30日。

风险随之而来

逾期付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巴汀汽车公司相对紧张的财务状况。据新闻报道,巴吞前几轮甲、乙融资总额为7亿美元,与威来、马薇、小鹏等已进入交付阶段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相比,差距很大。值得注意的是,在b轮融资中,一汽集团以2.65亿美元领先,同时继续投资c轮融资。

在今年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贝特恩首席执行官戴雷表示,贝特恩的三轮融资即将结束,融资规模估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者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的工业投资基金(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该基金主要用于生产第一款m字节的量产车型。此外,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autotech的子公司myoungshinco也将参与c轮融资。

即便如此,巴林的投资参与者相对单一。对于一个需要大量资本杠杆且投资回报期相对较长的行业来说,如果没有持续而有力的资本支持,企业发展的风险就会相对较高。

事实上,作为一个整体,新的汽车制造动力企业正在经历一个资本的冬天。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风险投资金额同比下降近90%,至7.83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截至6月中旬)的风险投资金额高达60亿美元。汽车制造商开始通过提高资本使用效率和裁员来降低成本。以首席汽车制造商魏为例,他已经裁员两人。

理想汽车(Ideal Auto)创始人李翔表示,新能源汽车公司的融资窗口不到一年,一年之内大量公司将被淘汰,90%的投资者将失去所有资金。

对于已经交付大规模生产模型的企业来说,市场是冷的,但至少已经提前被封锁了。对于尚未推出新车的企业来说,它们可能面临在发放牌照前被挤出市场的风险。

在其最新计划中,巴吞的第一个大规模生产模式——M-Byte将于2020年年中开始大规模生产,落后于2019年底之前的大规模生产计划。

然而,随着补贴的减少,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自7月份开始洗牌。今年上半年,新造汽车的电力企业销量不到1万辆,远远低于设定的销售目标。一些汽车制造企业在拖欠货款和关闭工厂方面遇到了麻烦。明年市场会发生什么?对巴吞来说,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凌志表示,一汽集团此前对巴汀的投资是战略性投资,有一定的话语权。一汽还希望贝特能对其产生“鲶鱼效应”。如果合同被违反,将对双方产生不利影响。

一汽和百腾手拉手,遭遇挫折,这一事实也将给希望被外部力量拯救的边缘汽车公司一些警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傅冯冰认为,“最近汽车市场疲软和转型期寒流的到来对汽车工业产生了巨大影响,考验着每一个企业。这一轮转型中最重要的是跟随技术创新,因为技术创新直接决定了这一转型的成功。”

(编辑:赵金波)

 
© Copyright 2018-2019 eartheos.com 新家纪迫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