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纪迫网

首页 > 社会 > 此村将拆,或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

此村将拆,或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

作者:匿名 热度:1507 时间:2019-11-04 10:24:0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凤凰地产、盛大老爹、国盈观察等。

要么活着,要么出去!住在深圳白石洲的房客不得不再次面对寻找“家”的道路。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经过14年的拆迁传闻,深圳市中心著名的“白石洲”村终于要被拆除重建了,否则1878年的“亿万富翁”就要诞生了!

1878年的“亿万富翁”是真的吗?

根据上述报道,一位已经签约的白石洲村民表示,他的房子拆迁面积约为1200平方米。按照1: 1.03的补偿标准,他将可以获得7套公寓和8套拆迁房屋,共计15套!

大学毕业后,经过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他可能买不起房子。一旦他的房子被拆除,他将被分配到十几所房子。他将在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赚钱真的那么容易吗?

事实上,1878年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出生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白石洲的许多企业都展示了拆除和倾倒货物的迹象。随着大量居民搬走,商店里的生意也逐渐变得冷清。

一位当地官员说:“1878年”确实是这个数字,它只是村民总数,村民房屋的拆迁面积一般是500-600平方米,像拆迁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村民在上述房屋,不超过20%!

根据二手房网站的最新数据,白石洲二手房的平均价格在65,000元/平方米到75,000元/平方米之间,而周边“华侨城”的平均价格约为100,000元/平方米!

这样,数以千计的“千万富翁”和数百名“亿万富翁”将在深圳白石洲一夜之间诞生。

已故的“深圳梦”

对于那些土著人来说,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多年了。

2004年,白石洲宣布旧改革,但由于许多土地所有权问题无法解决,旧改革无法推进。

2006年底,深圳南山区委员会和政府成立了深圳白石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为沙河村2075名原村民。

2009年12月,沙河五村81,600平方米工业用地移交南山区政府,交白石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管理和创收。

2014年7月,白石洲被批准纳入深圳当年的市区重建单位计划。

2017年6月,深圳市规划土地委员会南山管理局公布了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草案。

2018年底,该项目获得特别批准。

至此,白石洲市长达14年的旧城改造计划已经成为现实,村民们也安定下来了。

巨额财富的突然到来令人羡慕。然而,对于原住民来说,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白世周的历史充满了泪水."一个村民说。

白石洲村来自哪里?

据地方志记载,“湾沙洲,山顶白石”,村前山顶上悬挂着一块巨大的白石,是白石洲地名的由来。

让我们再看看地图。白石洲横跨深南大道。路南是真正的白石洲村,靠近世界之窗和深圳湾公园。

1959年,由于边防的需要,当时佛山地区的垦殖局在沙河村组修建了沙河农场,后来归深圳市管辖。1992年是关键的一年,为未来的冲突奠定了基础。

今年,深圳经济特区实施了农村城镇化,每个村都成立了股份公司,农民变成了股东。

然而,沙河五村村民只收到城市户口,其他政策没有得到落实。沙河五村已经成为一个边缘机构,没有成立股份公司,没有确认村民的宅基地,也没有归还土地用于集体经济发展。

失去土地的农民不能耕种,只能在宅基地上“种植建筑”。在村民们的记忆中,白石洲有三座“建筑种植”高峰。

第一次是在20世纪80年代拆除瓦房,第二次是在1992年左右拆除祖屋,建造三四层。

随着越来越多的房客,该村的非法建筑在2000年前后越来越高。有时检查是从上面进行的,拆掉了两三层楼,不久村民们悄悄地把它盖上。

由于历史债务,政府只能默许村民通过“建房”获得租金收入的行为。然而,由于缺乏集体经济,沙河五村村民的生活水平远远落后于邻近的大冲村。

随着深圳的腾飞,坐落在深南大道旁的白石洲越来越不符合深圳的形象。

白石洲路被华侨城的豪华住宅区、西面的南山科技园、东面的欢乐谷和世界之窗隔开。与周边地区的快速发展相比,这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角落。

未来呢?

虽然亿万富翁们在观看,但有些人并不开心。

据估计,白石洲0.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约有2527栋建筑和50473栋出租房屋,将有15万人撤离拆迁。白世洲也是许多“工薪阶层”深圳梦的开始。自1990年代以来,它已经容纳了至少300万人。有人说,“从未在白石洲住过就等于从未去过深圳”。

公共数据研究显示,深圳白领租户比例最高,高达68.8%,而北京为58.6%。上海是57.3%。白石洲征地后,新建公寓的租金肯定会上涨,而名牌长期公寓的租金将比普通住宅高出20-25%。

同时,商人和学生家庭是受影响最大的两个群体。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许多商店都挂着清仓大甩卖的标志。一家出售商品的服装店老板说,他刚刚签了两年的租金,花了5万到6万英镑重新装修这家开业一个月后就被拆除的商店。“最初我们以为不会拆掉它,因为道路还在建设中。我以前甚至没有放弃60万元的报价,但现在我后悔了。”

许多学生家长也措手不及。众所周知,深圳的学位很紧,但是白石洲,作为城市里的一个村庄,为许多流动儿童提供了入学的机会。原因之一是附近的大多数富裕家庭选择让他们的孩子上私立学校,留下许多公立学校的名额。一些家长表示,深圳会以分数录取学生,其他地方200分以上可能无法录取,而白石洲30分就够了。

事实上,拆除并不涉及学校的拆除,学生的就学也不会受到影响。然而,家庭搬迁意味着生活成本和时间成本将急剧上升。但对租户来说,大规模拆迁带来的租金上涨是他们必须忍受的“痛苦”。

目前,“大湾区”和“示范区”的标签背后,是房价高、生活成本高的现实问题。然而,当人们还在考虑是否回家买房子的时候,城市里一个又一个承载着曾经深深浮动的梦想的村庄已经被拆毁和掩埋。

不要只是盯着“拆迁致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拆迁致富”成为最引人注目的话题,也成为拆迁的中心话题。

从拆迁中“追逐”财富的舆论也需要理性思考。随后的媒体报道澄清了几个事实。

首先,1878年亿万富翁将出生的说法显然被夸大了。

考虑到房价不断上涨,一栋100平方米的房子实际上可以被视为千万富翁。因此,同一个千万富翁,在不同的背景下,衡量标准是完全不同的。

第二,有些人只盯着他们面前的“拆除和浓缩”标签,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标签背后的成本和费用。正如当地知情人所说,“不要总是羡慕我们当地人,许多痛苦的局外人不知道。”

作为一种财产补偿收入,“拆迁致富”不应等同于“物有所值”。

事实上,随着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和棚改的结束,像白世洲这样的拆迁致富的神话肯定会越来越少。这意味着在城市化的后半期,还应建立更具包容性的渠道,使土地收入和城市化发展成果更公平地覆盖更多农民群体。

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横截面,白石洲仍在摸索前进。

版权说明:再次感谢原作者的辛勤工作。如果转载涉及版权和其他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首先处理它们。

 
© Copyright 2018-2019 eartheos.com 新家纪迫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