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纪迫网

首页 > 财经 > 拟21亿要约收购*ST康达 京基集团或将“融资续命”

拟21亿要约收购*ST康达 京基集团或将“融资续命”

作者:匿名 热度:1301 时间:2019-11-09 14:42:28

京基集团和*圣康达(维权)有了新版本的《万宝纠纷》,故事来源于一次股权转让。

今年8月,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基集团”)获得了罗艾华和鲁为民共同持有的深圳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超投资”)的100%股权。这两家公司分别是* ST康达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

转让完成后,京基集团通过华超投资间接持有*st康达29.85%的股份,而京基集团及其协同各方将以原公司41.65%的股份共同控制*st康达71.5%的股份。

根据相关规定,股权转让引发了北京集团履行全面要约收购义务:北京集团向除北京集团及其关联方和华超投资以外的所有st康达股东发出要约,以无限售条件收购其全部流通股。

9月2日晚,*圣康达正式发布了投标报价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本次要约收购要约价格为18.97元/股,要约收购数量为111,309,794股,占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28.49%。招标所需资金总额约为21.12亿元。

这个投标报价本质上是一个被动的投标报价。投标报价低于目前公司的股价。因此,对于*圣康达的散户投资者来说,接受投标报价不是很有吸引力。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总部位于北京的集团在报告中表示,截至报告签署之日,公司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出售、合并、合资或与他人合作的计划,或上市公司收购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

这意味着进一步巩固控股股东地位的京基集团不仅觊觎圣康达拥有的土地和仓储资源。长期来看,京基集团可能会利用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融资、资产注入等资本运营,从而缓解当前的财务压力。

股权转让引发要约收购

*圣康达以前是深圳的一家鸡肉公司。其主要业务包括现代农业、公用事业、房地产和金融投资。京基集团是深圳当地的一家房地产公司,主要从事住宅开发、酒店和购物中心运营。

早在去年10月,吉尔吉斯斯坦集团就提出收购该公司的控股权。当时,京基集团以每股24元的发行价向除京基集团以外的*st康达的其他股东支付了9.38亿元的部分发行价,收购了公司3907.69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0%。最后,总计6457.58万股的453个账户接受了要约。

然而,与去年的主动要约收购不同,此次要约收购是由北京资本集团收购华超投资的股权引发的。京基集团表示,此次要约收购是京基集团全面要约收购法律义务的履行,并非旨在终止圣康达的上市地位。

收购热情的差异反映在报价的制定上。据报道,*圣康达最终按照相关规定将发行价定为18.97元/股,远低于去年自愿发行的24元/股,也低于*圣康达今天23.17元/股的收盘价。

根据数据,圣康达股东的数量在过去一年持续下降,截至8月20日共有8157人。一家公司的基金经理说,圣康达近年来一直饱受问题困扰。目前,绝大多数持有公司股份的投资者都在等待公司重组和后续资本运营。由于圣康达目前的股价高于京基集团被动提供的收购价格,散户投资者不太可能以收购价格向京基出售股票。

然而,即使在要约收购期限届满时,散户持有的股份比例仍不到总股本的25%,导致不符合上市条件的上市公司的股份分配,京基集团作为*st康达的控股股东,也将采取这一解决方案。

自2013年以来,在进入*圣康达的过程中,京基集团一直走“多牛三账户成功——触及行动者——参股——迫使董事会”的上层道路。

过去五年来,双方上演了一系列相互起诉、罢免董事、推迟股东大会、深交所质询、前董事长被刑事拘留等场面。这场争夺股份的战斗也被称为“珍宝与千人之战”的复制品。

通过上述主动要约收购,京基集团的持股比例在去年11月份上升至41.65%。*圣康达控股股东由华超控股改为京基集团,实际控制人由罗爱华改为京基董事长陈华。

然而,今年8月,京基集团获得了罗爱华和鲁为民共同持有的华超投资100%股权,从而通过华超投资间接持有后者的*st康达股份,外界将其理解为华超投资控制人罗爱华的全部退出。这意味着《宝藏之战》的重拍将随着吉尔吉斯斯坦的胜利而结束。

此前,外界曾估计,收购加拿大铝业41.65%股权的总成本约为35亿元人民币,此前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集团利用其附属账户筹集资金并出价。根据*圣康达目前90.5亿元的市值,如果加上华超投资100%股权的交易价格,那么京基集团实现控制*圣康达所用的成本估计至少可以超过60亿元。

京基集团还是融资“重生”

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收购上市公司后,外界不禁想知道京基集团打算做什么。

事实上,在基尔吉集团看中圣康达大量低成本高质量的土壤储藏之前,市场上普遍认为。

作为前"中国第一批农牧业",圣康达早年在深圳积累了大量土地,用于建立养鸡场和养猪场等生产基地。2011年,深圳收集和储存土地。公司抓住了新一轮土地改革的机遇,获得了深圳宝安区西乡和沙井两处商住用地的自行开发权。两地总建筑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总销售面积超过90万平方米。

财务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圣康达实现收入11.72亿元,同比增长59.15%,主要是由于房地产开发项目的销售。房地产开发收入4.17亿元,占35.58%;净利润也主要来自房地产销售,房地产开发业务毛利率达到67.88%。

今年5月,京基集团也开始在房地产业务上与*st康达合作,接手后者的房地产项目:京基集团北京基地为深圳山海上元提供全面的管理服务、规划、营销和销售服务,并采用“自下而上销售”的合作模式,承诺90%的恶化率。

然而,一位私募股权投资与研究主管告诉新浪财经,除了对上市公司现有的土地资产感兴趣之外,京基集团获得对*st康达的控制权,或者打开后续融资渠道也是一个重要目的。

京基集团在报告中提到,“截至报告签署之日,并不排除上市公司在未来12个月内出售、合并、合资或合作的计划,或收购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而这些计划在去年提出收购并成为控股股东时并未提及。”

背后的潜台词是京基集团极有可能将圣康达作为上市公司进行融资和资产注入等资本运营的平台。

目前,京基集团的情况可以说是内外困难。一方面,京基集团没有a股上市公司平台,随着政策控制的进一步收紧,民营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环境将更加严峻。

公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北京集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77.17亿元。据数据显示,京基集团已承诺出资1.63亿股*圣康达,占其接受华超投资股份前所持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41.65%。这表明京基集团在资金上有一定压力。

另一方面,京基集团自身的债务近年来一直在不断扩大,但盈利能力并没有提高。公告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北京集团负债总额分别为325.73亿、319.01亿和423.09亿,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44%、61.81%和63.45%。

2016年至2018年,总部位于北京的集团收入分别为129.77亿英镑、85.19亿英镑和76.65亿英镑,净利润分别为8.54亿英镑、2亿英镑和-1.18亿英镑。这表明该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差,甚至在2018年也会出现亏损。

投资和研究主任说,目前的水产养殖业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融资过程的批准相对快速和容易。*圣康达主要从事现代农业业务,因此京基集团利用这一点融资比房地产更方便。它进一步表示,“对京基集团来说,圣康达的运营不是一个必然或回旋余地的命题,而是一场关乎自身生存的关键战役”。

 
© Copyright 2018-2019 eartheos.com 新家纪迫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